52变装CD|变装|cd变装|丝袜|高跟鞋|伪娘|人妖|扶她|变装家园|变装网站|变装交友|变装论坛|变装小说|异装癖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5|回复: 0

小事故

[复制链接]

5

主题

5

帖子

4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5
发表于 2019-7-17 20:5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些傢伙对我还是紧追不捨,我已经被他们打的像一滩烂泥。我迈开两条腿使劲的跑。转过街角,我发现自己的运气实在是糟透了,眼前是高高的木篱笆,顶部都削的尖尖的。我无路可逃了, 只有跳过去。我开始加速, 腾身而起, 可结果却狠狠的坐在了篱笆上。胯下的剧痛使我觉得我的下体好像在燃烧一样。我低头看下去,鲜血染红了两条腿,滴落在行人穿越道上。追我的那些傢伙看见我痛苦的表情和流淌的鲜血,愣了一下,但旋即像兔子一样飞快的跑开了。 我躺在那裡,没有人帮我,我知道除非我马上上医院,否则我会死在这裡。我尽量不去想下体鑽心的痛和皮肤和肌肉正在撕裂的声音。我想强行站起来, 但我只能重重的摔回地面。耳中是肌肉撕裂的声音,我晕倒了。又是一阵疼痛使我甦醒过来,我尽力的想爬到行人穿越道上。一个路人叫来了救护车。但我听不见他们在我耳边的呼唤,又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甦醒时,已经是在医院, 父母坐在床边。因为喉咙裡插著氧气管,我没法说话,无法告诉他们发生了什麽。但是从他们脸上的神情,我知道情况很糟糕。父亲正在努力克製,妈妈却在不停的哭泣。 这时,医生进来移走了管子。「嗨,我是斯的科尼医生。汤姆,你受了十分严重的外伤。我要告诉你的是,尖尖的篱笆顶端刺到了你的睾丸,几乎完全地把它们从你身体上撕离开了;它几乎是从根部刺穿了你的**,切断了所有的神经和供血血管,破坏了週遭的肌肉。

我只能把你供血血管缝好,但其他损害的部分我只能割掉。如果我现下给你缝好伤口,让你出院,你能是一个像太监一样的人,一个阉人。但是这裡剩有足够的肌肉,可以让我给你另外的一个选择, 一个能让你有正常生活的选择……但是不是作为一个男人。选择出来了,汤姆,我不能用外科手术来修复你损坏的身体。我只能使你看起来像个男人,但要做的更多,我无能为力。我帮不了你了。」 我挣扎著说︰「如果不是男人,你如何做到使我能过正常的生活……」突然我想到了,「哦,不﹗医生﹗你是说要把我变成一个女人﹗我不……我的意思是, 我不要当一个……女人﹗」 「你别无选择,汤姆。你可以做一个没有性别的男人, 或让我帮你变成一个女人。做一个女人你会有正常的性生活, 过一种更有意义的生活。你只有这两个选择。很抱歉。」 「我的父母知道吗?」 「当然。在给你做过初步检查后,我已经告诉他们了。你没有太多时间,汤姆, 你必须在明天早上告诉我你的选择,好吗?」 没什麽可说的了。我躺在床上,愣愣的盯著天花板, 觉得为什麽我这麽倒霉。为什麽失去男人命根的人是我。为什麽是我面对了是要一辈子做个无性人或让医生将我变成一个女人的选择。这不公平。我躺在那裡,泪水流淌在脸上, 痛苦的选择折磨著我脆弱的心。我知道如果我让他把我变成一个女人,谋职的时候我就会像一个怪物,我不能想像我做一个女人会是什麽样。丑陋不足以形容我。但没有性,生活更是无法忍受的。没有宴会,没有妻子, 没有小孩, 除了工作, 只有死亡。我睁著双眼,麻木的躺在黑暗中, 眼睛中充满了泪水。必须选择一个答桉,我不想去想它, 但它却如此真实的摆在我面前。这时我听到有人走了进来。 「汤姆,」一个温柔的声音,「是我。」是妈妈,「我来看看你正在做什麽。」 她的手抚摸著我,我不禁失声痛哭。她的手指轻轻的抚摸著我的头髮, 她的唇轻轻的吻著我的额头。 「妈妈, 医生告诉我! 他说我必须……」 「我知道了,亲爱的。当你还在诊察室中, 他就告诉我们了。」 「我会是一个畸形人! 我见过穿著女装的男人, 他们看起来是那麽愚蠢, 而且他们根本不像女人﹗妈妈!」 「的确,有些男人喜欢打扮成女人,而且他们中的大部分看起来的确不像女人。但是也有男人变成了女人,而且没有人知道她们曾经是男人, 因为她们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都是女人。医生告诉我他找了一个人来和你谈谈话,以便让你作决定。他告诉我,那个人会让你下定决心的。」我想说话,但是妈妈阻止了我,「你的父亲和我必须这样做,因为你还未成年。我们不想影响你自己作出更适合你的决定, 尤其是它将会决定你以后的生活。你已经到了把握你自己生命的时候。总有一天我们会离开你,你的生活不能由我们来决定,那样对你不公平。你只有15岁,那意谓你至少还有65年的生命。做一个无性的男人似乎并不太好, 是吧?医生告诉我们,当他做完手术,除了妇科医生,没有人会看出来你出生的时候是男性,而且在你这个年龄,痊癒起来会非常快。这对我们都很难接受, 尤其是你, 但是变成一个女人看来是唯一的答桉。」 我躺在那裡, 意识到我将会变成一个女孩, 对此,我无能为力。一个女孩,我竟然在心裡偷笑。女孩们很温柔, 闻起来很香,而且经常咯咯地笑。


她们穿著奇怪的衣服, 偶尔会任性, 为她们的髮型大惊小怪, 我认识的人裡没有一个曾经和女孩子约会过。然而我就要变成她们的中的一个……一个女孩。 妈妈在我的床边睡著了,我抚摸著她的头髮。我的母亲绝对是一位淑女,但是我没有姊妹来继承这一点。我记得有一次我在家, 她帮我变成了一位和她一样的淑女。有时做梦,我还会梦到这些。 九点钟, 医生又来了,跟著她的还有一个女孩。她看起来跟我一样大, 可能比我大点。她非常漂亮, 长长的褐色头髮, 蓝色的眼睛, 身材好的超乎想像。我想她如果想做模特,她随时可以办到。我不知道她为什麽来这裡, 她可能是一个医校的实习生,是来看像我一样的怪物的。 「汤姆, 这是凯茜。她也曾是我的一个患者,我让她来和你谈谈。」 医生拉著妈妈的手离开了, 只留下凯茜和我面对面坐著,她开口说话了︰「真是糟糕,你失去了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吧?」我还未来得及回答,她又接著说︰「生活是不公平的,兄弟。事情发生了,你简直无法处理。看看我! 我和你一样,也曾经是个男人,一个喝醉了的司机撞上了我妈妈的汽车。不像你, 我当时就丢失所有能証明我是男人的东西。哦, 我一开始也是大受打击,不敢想像我穿起裙子会是什麽样。但是我不像你还有的选。我只知道一件事, 做你应该选的。」 「但是你……看起来…棒极了! 你绝对不可能曾经是个男的! 我一眼就能看出!」 「真的吗?」凯茜平静地说,「让我给你看些照片。」 凯茜打开了她的袋子,拿出一本相簿,翻开。 我看见了一个婴儿刚开始学会走路, 然后是一个小男孩,一个刚刚开始生活的青年,然后, 我看见的她真正想要我看到的照片。她做外科手术前,医生拍到已经损坏了的可怕的身体。接著是一个外科手术后的近照,全身是线和绷带。下一组照片详细地说明了她是如何从前一张缠满绷带变成我眼前坐著地漂亮女孩。最后一张照片是一张全身裸照,展现给我的是她在那些衣服下的身体。繁茂的峡谷和丰满的身体, 没有一点痕迹可以看出她曾经是一个男人。我差点晕倒过去, 不敢相信的再翻了一次照片, 又一次, 但总是在最后一张停下来。 刚开始,当我被告知我的选择是什麽, 我无法接受。但我的身体状况击垮了我,剥夺了我以前的生活,只留给我一个空壳。 「这所有的照片都是真的?你曾经是一个像我一样的男孩?」 「发生那件事的时候,我16岁。我已经有了一个女朋友,而且曾经在我的自己汽车做过爱。是的,我跟你一样。和你一样我想我最好去死, 但斯的科尼医生给我指出了另一条出路。和你一样, 他进来地时候,我也这样躺在床上。她帮我度过了我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候。我就告诉你这麽多, 如果你愿意,你将大概在医院中度过六个星期,但是当你离开的时候, 你将在任何方面都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孩,没有人知道你曾是男孩,除非你告诉他们。看看我! 我21岁了, 我上了大学, 有了工作,有了男朋友并且计画和他结婚。我做到了,我能做到的你就能做到。」 我知道, 和她一样, 我愿意变成一个女孩。做一个没有性的男人不是个好的选择。凯茜和我的父母看著我签了手术合约,一个小时后,我被推进了手术室。 凯茜说对的, 我在医院裡住了六星期多二天。随著一个个手术, 我的身体发生了新的变化。首先他们塑造了我的yd, 然后注射了使我身上的毛髮快速脱落的大剂量女性荷尔蒙。


斯的科尼医生说因为我还没有到青春发育期,所以荷尔蒙很容易见效。我的胸博开始肿胀,有微微的刺痛感,但是我出院的时候我还有没有RF。 妈妈给我买了一套澹蓝色的衣服让我穿著回家。爸爸为了保护我, 不让我大步走路, 直到我最后告诉他我可以。房间还是原来的,但是我的衣服全部拿走了,从鞋子到衬衫、牛仔裤、四角内裤。我的衣橱几乎是空的。仅仅挂著一件裙子,一条松长裤, 和一件宽鬆的罩衫。在地板上是一双有粉红饰带的健身鞋。 在房间裡,我脱掉所有的衣服, 再一次观察我自己。我的下体仍然绑著一条小绷带, 像卫生绵一样绑著。我碰了它一下,一阵快感冲刷了我的全身, 这种感觉实在太爽了。我穿上毛衣, 拿起裙子, 我的眼睛盯在了上面, 这是我作为一个女人, 更确切的说, 一个年轻的女孩的标志。 吃晚餐的时候,爸爸告诉我打我的男孩已经被捉起来了, 送进了青少年劳教所。他又告诉我,我已经落下了许多课,所以从现下到秋天开学,我只能在家痊癒。他的意思是我必须成为一个真正的女孩, 并且学习女孩的穿著和动作。 第二天早晨,妈妈告诉我应该如何进行卫生保健,如何穿裙子和罩衫, 如何穿内衣。我有点反抗,但是她什麽也没说,只是帮我换衣服。我什麽也不会穿, 因此她只有演示给我该如何穿著。我的胸罩戴在我的胸上,罩杯裡空空的, 我不知道放什麽进去。妈妈拿了一对塑胶RF放进了胸罩裡。我觉得舒服极了。她教我如何化妆, 坚持让我自己做。然后她帮我梳理头髮, 把它固定成一种女性式样。我脱掉罩衫,从穿衣镜裡看去的时候, 我觉得蠢极了, 然而站在眼前的的确是一个女孩。 我觉得笨极了, 但是奇妙地是我感到很放鬆。我并不想穿裙子和女装,但是我知道这是我的命运,而且我也曾经想到过这一点。我不需要喜欢它, 也不可能喜欢。但是从镜子裡看去,我有一双漂亮的腿,还不错的身材,一张并没有我所想的那样可怕的脸孔,我不禁打了个冷战。虽然不漂亮,但也没有我想的那麽糟糕。

「汤姆,」妈妈叫我,「我们必须为你起一个新的名字, 一个女孩的名字。我们需要它来填写必要的档桉。你有想过吗?」 我摇了摇头。 「如果你出生的时候是个女孩我们会叫你安。你喜欢这个名字吗?」 「妈妈,我们必须现下做这吗?」 「恐怕是的。医生说越快越好。它将会帮助你调整。如果不叫安, 那叫什麽?」 我想了一下, 竟脱口而出︰「伊芳莉莎白﹗」 「哦,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名字!」 妈妈非常高兴,但我却被自己吓了一跳。妈妈将我带到厨房, 我们准备了一些咖啡,她告诉我我们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中要做的事情。 「你需要更多的衣服和裙子,亲爱的。实际上,你什麽都需要。因此我们今天去美容院, 再多买些衣服给你。」 「妈妈……我……」 「你不能永远地留在房子裡,亲爱的,你必须记得你现下是一个女孩。你不能只穿一套衣服。」 妈妈给了我一个钱包, 拉著我的手出了门。妈妈微笑的看著我,我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麽事,我有一点害怕。我从没有为任何事烦恼过。在出事之前我的体重是61公斤,但是现下已经降到了52公斤, 我只有1.65米, 我看起来就像一个女孩。我的头髮曾经只有一点点长,现下已经越过了我的肩膀。 妈妈开车来到一个美容院内。门口写著「全方位服务」,我不知道那意谓著什麽。跟随妈妈走进去, 我才知道「全方位服务」真正的含义。我看见了凯茜走过来,脸上带著笑。她给我一个拥抱, 把我介绍给莎莉。 「跟她一起去,亲爱的, 她知道该怎麽做。我保证当她做好后,你将会是一个全新的人!」 我看著妈妈, 她点点头, 让莎莉带我到后面。她让我脱掉的裙子,胸罩和裤袜,我很害羞。但是莎莉微笑的凝视著我。我照她说的做了,很快地被一条浴巾包了起来,在一个充满蒸气的房间中坐下! 30分钟之后,我走出来的时候浑身发红。接著是一个冰浴,我高声尖叫,擦乾自己,穿上递来的白色长袍,跟著莎莉来到一个放平了的椅子。她洗了我的头髮, 然后烘乾, 整理, 作型, 缠了一堆滚筒,莎莉说要给我烫髮。当我坐在吹风机下面,她开始拔我的眉毛,一根又一根,很快眼前就堆起了一堆,感觉也越来越疼。当她做完,她开始在我的脸忙活。 首先是煳上的像一层泥巴, 一种莎莉说会使我皮肤更柔顺的绿色的黏剂。她开始给我化妆。我看不见她,更看不见她正在使用什麽, 但是我肯定它从一个油彩罐子拿东西。我坐在那裡半个小时,她一直在我脸上忙碌。滚筒还在我的头髮中,她让我站起来。我第一次看见了新的自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我那曾经的男性的脸变的像精灵一样漂亮。我的皮肤看起来雪白, 眼睛像是变大了, 我的脸颊丰满, 我的皮肤看起来没有一点斑点! 我在那裡盯著我自己, 另一个女孩拿起我的右手开始修理我的指甲。 莎莉做完了, 我已经被完全的改变了。我的头髮, 曾经像老鼠毛一样的褐色, 现下是赤褐色的, 我的蓝色眼睛简直值得称扬, 我的头髮波浪一样的捲曲,刘海到我的眉毛。我的指甲不再是秃秃的, 是长的, 顶端圆圆的涂著玫瑰色,和我的口红很相配。

长袍之下的我依然是赤裸的,我第一次自己穿衣。我摸了摸胸罩,开始穿衣服,全身的。这是从开始到现下的第一次, 我微笑的看著自己。 凯茜和妈妈看见了我, 站了起来, 妈妈跑向我, 拥抱著我, 然后是凯茜。妈妈付了钱, 我们三个一起离开。我第一次感觉到,也许我能够融入女性的生活中, 所以当妈妈推开商店的门时,我什麽也没有说。凯茜领著我, 到的第一个地方是百货公司中最大的女性内衣部。在那裡有数不清的胸罩和裤袜,女用背心女睡衣和长袍,拖鞋和长筒袜,丁字裤和胸衣。然后我们到女装商店。妈妈让凯茜指导我买东西,令人惊讶,我竟然尝试了至少十种不同风格的衣服,这竟然成为了我的乐趣。最后我有了五件裙子,四件洋娃娃装,二条松长裤,一些牛仔裤, 和一件比基尼。我们离开了女装商店, 凯茜和我进了汽车, 找到妈妈, 然后进入一间鞋子商店, 在那裡我试了我的第一双高跟鞋。神奇的是,当我尝试跟著她们的步伐时, 我竟然没有跌倒。妈妈又给我买了黑色的,红色的,白色的, 暗灰褐色的高跟鞋,白色和黑色的平底鞋。我穿著它们走来走去, 不管怎麽说,我已经是一个女孩了,我可以证明这一点。凯茜走了,告诉我她会再来看我的。妈妈和我又去化妆品柜檯,而且我买了我自己的香水。我不知道妈妈那天花费了多少, 我觉得非常多。 我们回到了家, 我们收拾所有的衣服, 妈妈建议我换成新买的洋娃娃装,涂上口红,洒些香水。爸爸正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崭新的我, 我同意了。爸爸看到新的我,高兴的差点晕倒。 从那天起, 妈妈和爸爸都叫我伊芳莉莎白, 或是贝丝。很快我开始长出RF,一但开始, 它们就发育的很快,很快的我不需要硅胶RF了。我的父母把我送进「女性魅力培养训练学校」让我学习该如何走路, 说话等等。 「像个淑女一样﹗」老师说, 但是我需要做的更多。


我要学习优雅的举止, 这是女人天生就有的。我必须努力的学做一个女孩, 所有的事物对我都是全新的, 从穿衣到沐浴,甚至肥皂都是不同的。时间一天天过去,我已经能够挑选我自己衣服, 梳理我的头髮,化适当的妆。由于我的改了名字, 最后连我的驾驶証也都是我的新名--伊芳芳莉莎白?依赖恩。 当学校开学的开始, 我不再后悔当一个女孩了。我的男人部分已经在我第一次到美容院的时候留在了那裡。 我进了一个新班级,没有人认出我,我被当做另外一个女孩而被接受, 也使我遇到了下一个大挑战…… 开学一月后,一个更大惊喜到来了,一个男孩在我的数学班中要求我和他去约会! 我根本没有准备,我告诉他我要问问父母。当然,他们说我应该去, 我做的到。我花整天时间挑选我要穿什麽衣服,妈妈为此还笑话我。最后,我穿了我的紫色洋装。它非常适合我, 短的足够引诱男生来摸我裙子下面的东西。他晚上很有风度,我很高兴的跳了舞。他要吻我, 我同意了, 我知道我的旅程结束了。我是女孩, 从裡到外都是,儘管我曾经怀疑过,我现下感觉到如此的轻鬆。那天晚上,他又把我叫到了外面,我们做了爱,这是我第一次以女性的身体进行了性生活,感觉棒极了。 时间很快地过去了, 我已经毕业, 进入了大学。我想要当一位护士。斯的科尼医生前几天打电话给我她那裡好像有一位病患也发生了严重的事故, 她想要我和他谈谈话。我想凯茜和我将会很快有一个新的妹妹,一个从男孩变成女孩的小妹妹。 The En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document.write('');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52变装CD|变装|cd变装|丝袜|高跟鞋|伪娘|人妖|扶她|变装家园|变装网站|变装交友|变装论坛|变装小说|异装癖

GMT+8, 2019-10-19 10:53 , Processed in 1.14944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